15年前,女疯子救下一个「狼面婴」,15年后大难临头,狼面婴

15年前,女疯子救下一个「狼面婴」,15年后大难临头,狼面婴

深山出异事,老林藏精怪。

这个故事,便发生在毗邻深山老林的一个东北小镇上。很多年前,突然有一天,镇上来了一个脸戴面具、弓着腰身的怪人,挨家挨户地乞讨。因那面具是用兽皮之类自製的,很粗糙,只是挖了两个窟窿,露着一双眼睛看路,模样格外诡异,以致不待他进院,许多人家便纷纷关了门,上了闩。

一条街巷走下来,怪人几乎啥都没乞到。但他不死心,又转悠到一家药铺前,双腿一沉,噗通,跪了下去。紧接着,咚咚咚,沖着店里磕起了头。

这家药铺的掌柜姓关,是个厚道人。关掌柜见状,紧忙迎出:「起来,快起来。有啥事,你说话。」

令人震惊的是,就在这功夫,出事了。但见那怪人霍地站起,抓过关掌柜扛上肩,撒腿就跑,快如一阵风般奔出镇子,一头扎进了山沟。

关掌柜被面具怪抓走了!他不是人,一準儿是怪物,旱魃山魈,狼精狐妖之类!

一时间,关于怪人的各种传言纷纭出炉,且传得有鼻子有眼。甚至还有人扼腕痛惜,说关掌柜为人不赖,处事公道,最终却叫怪物给抓了去,活活生吃了,连骨头都没剩下,老天真是不长眼啊。

然而,就在种种吓人叨怪的说法越传越邪乎的时候,关掌柜却又毫髮无损地回来了!

他的身后,跟着那个面具怪。怪人的怀里,还紧紧抱着一个蓬头垢面、奄奄一息的中年女人。

15年前,女疯子救下一个「狼面婴」,15年后大难临头,狼面婴

此后的一段日子,怪人和中年女人住进了药铺里的仓房。经接触,关掌柜得知,中年女人是个半疯子,时而清醒,时而糊涂。神志清醒时,勉强能知道自己姓啥,为啥流浪行乞:20多年前,她喜欢上一个男人,还给他生了孩子,是个男孩。可尚未出月子,男人就带着孩子消失得无影无蹤。女人急得发疯,天天哭着喊着,到处寻找。这一找,便是20年过去。至于面具怪人,则是她在寻子路上捡的弃婴,是个哑巴,已跟了她十四五年。前几日,女人病了,感觉自己遇着了黑白无常,飘忽忽去了鬼门关,万幸面具怪人扛来了关掌柜,又将她从黄泉路上拽了回来。

那为啥给他戴面具?有人迟疑询问。话出口,就见怪人掩在面具下的双眼一瞪,闪射出了骇人精光。那人登时肝颤心突突,噤了声。

话说这日,两个男人急匆匆走进小镇,直奔关掌柜的药铺。

这两个人,一个年约四五十,瘦高个;另一个当是他儿子,麵皮白凈,小白脸儿。

「你们抓药?」关掌柜问。

「我们找人。」瘦高个开门见山,「一个女疯子,和一个戴面具的怪人。」

「你们是她啥人?」关掌柜又问。小白脸儿回得嘎嘣溜脆:「她是我娘!」

敢情,他们就是女疯子要找的男人和儿子!关掌柜欣喜不已,随口说道:「那怪人很仁义,孝顺,该是你弟弟喽,」

「他是只怪物,是人狼!」

人狼?关掌柜听得心头一颤,呆住了。

15年前,女疯子救下一个「狼面婴」,15年后大难临头,狼面婴

后来,听关掌柜说,那年,一天,女人从深山里走,无意中撞见一只灰狼正要吃一个男婴。她找的就是孩子啊,或许当时正犯疯病,不知道怕,嗷嗷叫着就扑了过去。倒是那狼惧了,逃了。从那以后,女人收养了他,天天带在身边。

但,来找他们的瘦高个父子却坚称,他不会言语,直不起腰,似人似狼,是狼怪!

「你们为何来找她们?」关掌柜顿觉不只诡异,还蹊跷。瘦高个笑了,是阴恻恻的冷笑,接着递过几张钱:「实不相瞒,有人要买狼怪。今晚,你就给他配一副迷药。」

转身之际,关掌柜隐约听到小白脸说:「那疯子要不让咱抓他,买他,咋办?」

管自己的亲娘叫疯子,这是啥狗屁儿子?!余光里,关掌柜瞅见瘦高个做了个打砸的手势:「你记住,你妈在城里呢。我只是借那疯子的肚子,生了你而已。」

至此,关掌柜恍然:他们肯定是听说了狼怪的事儿,且有大卖家,便一路打听着找来,想抓住他狠赚一笔。至于女人的死活,他们根本不在乎!

不行,绝不能让他们得逞。当晚,关掌柜便偷偷送女人和怪人离开了小镇。哪料,瘦高个父子觉警,急追了来。

「娘,你跑啥?」小白脸喊。

女人一听,借着月光细瞅,顷刻间泪流满面:「你是我儿子?你真是我儿子?!」哭着,说着,张开双手正去抱他,瘦高个却从背后动了手,一石头打晕了她。

变故横生,怪人急了,怒了,随之发出了一声含糊喑哑又振聋发聩的嘶喊:「娘——」

这一声「娘」,据说是怪人长这幺大,喊出的第一个字。喊声未落,暗影里,又跳出三四个膀阔腰圆的壮汉来。

显然,他们是有备而来。但,他们还是低估了怪人。怪人一把扯下面具,露出了一张狰狞可怕的长吻狼脸!紧接着,仰天长啸。

那是听之令人心惊胆战的狼嗥声!

15年前,女疯子救下一个「狼面婴」,15年后大难临头,狼面婴

次日,天亮,在镇外的山沟里,人们发现了滩滩血迹,但没看到尸体。直到多年后,关掌柜才用剪短几句话,补充完整了这个奇谈故事——

那夜,怪人长啸,四野狼嗥回应。

狼来了。

群狼围攻,心怀叵测之人,自然无路可逃,尸骨无存。怪人则抱起那女疯子,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莽莽深山老林,一路走,一遍遍地重複那个字:「娘,娘……」

关掌柜还说,他既非人狼,也非狼怪,而只是个人。因出生时模样怪异,用现在的话说,是基因突变造成的,是狼面婴,便遭遗弃;饿得哇哇哭之际,一只母狼奶了他,并非吃他。再后来,女疯子收养了他。而那些狼,则一直在暗中保护他们。

人有情,狼亦有情;人无情,畜生何异?

上一篇: 下一篇: